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操尿了女市长
操尿了女市长

操尿了女市长

「陈秘书,早上好。」市府大楼站岗的保安恭敬地打着招呼。「嗯,早上好。」我客气的笑笑。在地下停车场停好车,慢悠悠的点上一支烟,踱着方步向电梯走去。“哧...... 嘎......”一个短促的刹车声后,黑色的沃尔沃上走下了市委书记侯正东和他的美女秘书许薇薇。「小陈啊,等下我们一起上去。」知性美人许薇薇用那好听的声音喊着我。我只好无奈的停下脚步等着他们。

  「这许薇薇仗着有书记撑腰,在秘书班里10来个秘书里俨然一副大姐大派头,才当上秘书长,就趾高气扬。还不是靠着那副装纯的脸蛋,淫乱的身体来上位。装这么纯,一定想办法肏了你那被书记霸占的肉洞,让你痛苦哀求,嘿嘿......」我不无恶意的想着。没法子,谁叫人家都已经是正处级了,如果弄到副厅级,这有着充满淫欲气息的骚货都能排进常委会了。可我在市长的暗箱操作下才弄了个副科级的行政级别,是秘书里最小级别了。同样是秘书,差距咋就那么大捏?心里嘀咕着,嘴上却要寒暄:「哎呀,侯书记气色越来越好......孩子也快期末考了吧......」侯正东根本没有与其身份相符的大人物肚量,皮笑肉不笑的说:「小陈同志,不劳你费心我的家事。管好你自己那摊子事吧,别让市长那边平时的政府工作出现错误。」「哦,市府这边的工作确实离不开市委的指导呢。」我虚与委蛇。「气量尽如此狭小,睚眦必报。这家伙当个地级市长也就到头了,人说宰相肚里能撑船,这老小子连门面功夫都懒得做了。看来是真正要跟市长派系翻脸正面搏杀了。看来玉龙市的政坛要迎来新一轮地震了。」一脸谦虚受教模样的我在心里翻腾不已,「美女市长昨天都被我肏到快虚脱了,没有丝毫防备,能顶得住这老狐狸的强有力的政治博弈吗?」我身上已经深深地烙上了市长派系的印子,连那老狐狸的美女秘书都没什么好脸色给我看,一路上无话,电梯中气氛有些异样的尴尬。出了电梯,远远地看见美女市长扭着肥臀走来,似乎走路的姿势很别扭,我一看就乐了,那是我昨晚花了大半夜时间的功劳啊。「市长早啊。」我远远就打招呼。美女市长清冷着一张脸,昨晚激情后的娇弱和依赖早就烟消云散,淡漠的看了看跟市委书记站在一起的我,微微地点了下头,算是打过招呼就径直从我们身边走过。这女人心,海底针啊,昨天还那么的百依百顺......对了,是因为我身边还有这两人侯正东用别有意味的眼光看了看我,又紧紧盯着美女市长远去的背影,像是对我说,又像是自语:「佩佩市长怎么走路的姿势跟平时不太一样呀,莫非......」他的秘书许薇薇的俏脸有点红了起来,用撒娇般的语气叉开话题说:「书记,8点半还要准时开会呢,不快点准备资料,要来不及啦。」「这女人真骚,床上功夫一定很爽。」暗想着,我走进了办公室。

  常委扩大会议准时召开,上次的常委碰头会没解决的事情,这次都摆到了台面上。辖下三县两市两区的一把手,二把手都纷纷到场。在现场给这些官老爷端茶倒水的我不禁暗暗为美女市长担心起来,这老狐狸从九溪县长河镇一步一步爬上来,近二十年积累的人脉和威望不容小觑。虽然一年多前被从省里空降的美女市长死死压住,韬光养晦。但自从出了高速公路桥基事件后,省里对女市长颇有微词,底下那些打滚了多年的基层干部个个都是老油条,开始倒向书记一方。「缺少省里强力支持,在这里根基又不稳,要怎么跟这个老狐狸斗呢?」我着急了起来。猥亵美女市长很爽是一回事,可一旦她真的失势,我也跟着倒霉。正如广告词中说的:“只有她好,我也好。”

  「关于这项提议反对的请举手。」侯正东喝着茶好整以暇的说,「5票,那么赞成的请举手。唔,15票。那么好,15票赞成,5票反对,2票弃权,许秘书,你记录下。」接下来的议题,凡是市委派系的提案屡屡通过,市长派系的提案连连受挫。我看见美女市长面无表情,心情因不甘心,激动的小手紧紧握成拳,有点失态。我赶忙走到她背后,轻轻地说:「淡定,淡定。凡事一切皆有可能。」她极快的回头似羞似嗔的横了我眼,就恢复了往日的镇定转过头去,坚定地迎上了侯正东挑衅的目光。

  「芦门市原市委书记王志明同志积劳成疾,在前天突发心肌梗塞去世了。让我们默哀三分钟。」主持会议的市委书记假惺惺的低下了头。大家也配合的跟着一起来假仁假义,肚里都跟明镜似的。这个属于侯正东派系的县级市市委书记王志明喝多了在小蜜家过夜,纵欲过度死在女人肚皮上,还好意思说积劳成疾。「我呸,就这样还被追认为烈士。怪不得大家都跟风,江阳区黄舣镇党政办工作人员朱继宏在上卫生间时摔倒,朱继宏被认定为因公牺牲,中共江阳区委追授朱继宏“优秀共产党员”称号。」我无奈的在心中叹口气。「普通老百姓又知道什么呢,事件的真相就是,官字两张口,牢牢控制住新闻媒体,死在女人肚皮上的垃圾照样能成为人人尊敬,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焦裕禄”。」这个事件再加上近几年发生的“某男女公务员不雅死在闷热的车内被定为‘合法性因公牺牲’”、“某地一警察在酒宴上喝酒喝死被当地政府以‘因公牺牲’要追授其烈士称号”等事件,让人觉得现在的我党政府正在挑战人类荒诞极限。

  三分钟默哀过后,我的思绪也收了回来,拎着热水瓶环绕会场倒水。主持会议的侯正东继续发表着高论:「关于芦门市市委书记候选人名单已经在大家手上了,大家有什么想法和意见可以提出来。」会场一阵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似乎揣摩领导心思是人类的天性,而后又都沉默了下来。前面表决的都是小场面,当重头戏来临的时候,在场的人都知道这将是书记和市长正面对决的时候,谁敢乱说话。

  在侯正东带着威逼利诱的目光注视下,纪委书记罗仲恺不得不出来说话:「我觉得在三人当中,原芦门市的副书记李志强同志干工作认真踏实,党委的任务下达都完成的很好嘛......」「李志强同志是很踏实,但是不客气的说,能力不足,我不同意。」美女市长一脸冷漠的打断了罗仲恺。罗仲恺面对着强势的市长兼副书记,有些悻悻,在侯正东点点头的鼓励下,又说:「那芦门市的市长赵洪刚,也是个很不错的同志,我想......」这次美女市长更不客气的打断了:「我觉你们在歧视女同志,三人里面就徐馨儿同志你们提也不提。芦门市常委会现在清一色的男同志,你们要搞性别歧视吗?」这顶大帽子扣的上纲上线,书记派系的人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当出头鸟说话。

  李志强和赵洪刚都是侯正东方面的人,只有徐馨儿是我的前任,同样跟许薇薇是正处级的秘书,之前因为我的原因而下放去芦门市当组织部长,此次同样是市委书记的强劲候选人。双方都不想让对方如愿,侯正东沉呤一下:「既然意见不能统一,那老规矩,举手表决吧。」美女市长的脸拉下来了,在高速公路桥基事件之后,宣传部长陈宁国,统战部长苏泽明一些重量级常务开始态度暧昧的倒向侯正东一方,表决肯定要输了。

  「现在表决,每人只能表决一次,同意李志强同志的请举手。嗯......9票。」「同意赵洪刚同志的请举手。嗯......6票。」总共才22票,也就是说剩下的人不弃权全举手也才7票选徐馨儿。侯正东已经开始得意的露出猥琐的笑容。我对着满脸失望的美女市长用口型重复说着刚才的话:「淡定,淡定。一切皆有可能。」正当侯正东要兴奋的宣布表决结果之时,会议室的大门被推开了。进来两个陌生面孔,其中一个一脸严肃地说:「请问哪位是侯正东同志?」侯正东明显一愣,说:「我就是,请问两位是?」那两人掏出证件,自我介绍:「我们是省纪委的,奉命来了解一些事情,在“了解”这段时间里,请您暂时停止工作。」「这不可能,我是没有问题的,我要找省委书记......」侯正东失魂落魄地自语。随即被那两人带走,去那个所谓的“了解情况”去了。

  侯正东因为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被“双规”的消息不胫而走,那些中立的墙头草和书记派系的常委们惶惶不可终日,大家隐隐都觉得美女市长太可怕,一个堂堂的市委书记说斗倒就被斗倒。这种事不需要证据也没有证据,大家的一致看法就是市委书记被美女市长被暗中斗倒的。这事带来的影响极大,一个堂堂的地级市一把手却被二把手给斗倒了,自己又算哪根葱,拿什么跟美女市长斗?常委会终于完全被美女市长掌控在手里,所有人都老老实实,美女市长的政令得到全部贯彻。

  侯正东事件给在座的人除了给在座的人带来了强烈的震撼外,还带来了对美女市长的敬畏,会议一结束,人跑个精光,仿佛再晚走一步也会被美女市长用省纪委的人请去喝茶。「呼......」美女市长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那好看的大眼睛充满了我说不出来的情愫看着我,眼神中那抹水汪汪的明亮让我不能自拔。

  「没人了......」我轻轻的说。「嗯......没人了......」她随声附和着,「虽然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办法,但是依然谢谢你。」「你知道了?真是聪明的女孩。」我不自禁的抚摸起美女市长的秀发。「嗯......从你叫我淡定的时候,我就预感到了......」「女人可怕的第六感啊。」「呵呵......」「请你跟到我办公室去,有一些人事任命手续请帮我去办下。」美女市长突然态度变得冷漠,可是充满笑盈盈那种爱的眼神却没变,我猛地转身一看,门口处原市委书记秘书许薇薇正探头探脑往里面张望:「对......对不起,侯书记走的匆忙,我......我来收拾下他的东西。」说着,就手忙脚乱的进来。我看着这个失势的知性美人秘书,知道就算我肯放过她,我底下的大鸡巴兄弟也不肯答应。

  「好的,市长。」我恭敬的答应着。跟随着美女市长离开了,在美女市长的身后,我居然发现她的臀部非常好看,很圆很翘很丰满,修长匀称的双腿穿着淡紫色长筒丝袜,脚上又换了一双深蓝色透亮的高跟鞋,随大腿飞扬的裙子缩到膝盖以上,露出一大截白嫩诱人的大腿,连长筒丝袜口的细花边都能看见。

  来到市长办公室,里面有个保洁员正在清扫,一边扫一边小声嘟囔:「怎么桌子上还有金黄色的水印呀,跟尿尿了一样。难道市长内急了直接爬桌上就张开腿露出小穴撒尿?这画面太太刺激,太不可思议了。光想想鸡巴就硬起来了。也就我自己一个人在这瞎意淫,呵呵......」我悄悄的从后侧面观察美女市长的俏脸,早已经红扑扑的,非常可爱。想来她也是回忆起昨天跟我疯狂交媾的淫靡场面。

  美女市长想起了什么,眼睛死死盯住办公桌后面的椅子,是了,昨晚肏完她小穴后流出的大量白浊精液全滴在那上面没收拾呢。那保洁员已经慢慢的清扫至办公桌旁边,绕过去就要看到了。美女市长紧张的大喊起来:「那个谁,这里不用收拾。我跟有陈秘书有重要的事情商量。请先出去。」保洁员看着歇斯底里的美女市长,感到很奇怪,也没说什么就默默的走了出去。

  关上门,反手上锁。我嘿嘿一笑:「佩佩宝贝,有啥重要事跟我商量呀?是不是要商量关于大鸡巴一天要肏几次佩佩宝贝的淫乱小穴的问题啦?」「讨厌死了,一没人就没个正经,就老想着欺负佩佩妹妹。昨天一晚上还没欺负够呀。」美女市长已经开始把我当成真正的情郎那般柔柔的撒娇。「哥哥就喜欢欺负佩佩妹妹,来,给变态哥哥检查一下,有没有听话的捆着绳子来。」说着我去拉她的U字形衣领的薄外套。

  「不要,啊......」在娇呼声中,外套已掉落在地上,再用力一扯短裙,“嘶......”短裙破裂开来。只有一件薄如蚕丝的白色衬衣,被绳索紧紧勒住的胸部显得无比硕大,衬衣被紧紧绷住,上面的两个纽扣随时都要被绷破的样子,高高凸起的两个粉红色的乳头可以看的清清楚楚。小淫妇,你就这样不穿内衣捆着绳索召开常委会,一双大奶子还不停的流着奶水,勒进小穴的绳结不停摩擦着流着淫水,是不是很有快感啊?」「哪......哪有。都是你昨天把佩佩妹妹干到那么多次高潮,今天一起床,乳房就像是哺乳期时不停溢出奶汁,佩佩妹妹都变得好奇怪了。」我当然不可能告诉她,昨天为了顺利强奸你,给你喝了进口春药,那春药太霸道留下的后遗症。

  嗯......以后小佩佩每天都挤奶给哥哥喝,佩佩妹妹也感觉好幸福呀。」我抬起美女市长的美腿,握着她的玉足,细细的揉捏。她的脚掌绵软细嫩,触手柔腻,脚趾密闭合拢,纤细光滑,涂着粉红色的指甲,玲珑小巧,晶莹剔透。足部骨肉均亭,毫无瑕疵,整个玉腿无可奈何地光着两只薄薄丝袜,在全身绑着的绳索下散发着变态的性感。我摸着她滑溜绵软的丰耸香臀,指尖也灵活的沿着股沟朝后庭花摸去,另一只大手按摩那娇嫩欲化的阴户嫩肉。

    我欣赏着淫荡之极的美景,抓着美女市长的足踝就把两条粉腿拉了起来,顺势就搭在了自己的肩头。美女市长的阴户此时完全敞开在我的跨前,鼓胀突起的娇嫩洞口正对着不住颤抖的怒挺黑茎。「好哥哥........快......快点插进来吧,现在是上班时间,万一等下有人来敲门就做不成了。」美女市长明显情欲高涨,忍不住催促起来。「小骚货是越来越骚了,大白天的在自己办公室就想让男人肏。说,让哥哥插哪里?哥哥说过只许你说那些最直接的淫秽字眼,不然哥哥听不懂不会插。」「就是......就是小穴和......和屁眼嘛,随哥哥挑选。」「屁眼也想被欺负?才开苞就上瘾了,真淫贱。」我继续用语言凌辱着她。「是,佩佩妹妹最下贱。被哥哥欺负过一次屁眼,昨天做梦都想继续被欺负。」美女市长就继续吐露着那些屈辱的字眼。

  「偏不让你个小贱货如愿。」我自己低下头仔细看着那里怎么被哥哥玩弄。」我毫不怜香惜玉的下达命令。美女市长羞红着脸向自己下体看去,只见湿滑之极的小嫩穴被大肉棒撑开到极限,充满爱液的暗黑大肉棒在粉红色小穴进出自如,淫液分泌的就如洪水泛滥。

  「啊......啊啊......啊啊啊......要泄了。」美女市长淫乱的叫起来,我抓住她不停跳动的奶头对着打开的窗户进行喷乳射击。楼下的人纷纷传来质问声,「咦,下雨了吗?」「雨是白色的吗?哪个没公德心的乱倒脏水呀。」听着楼下的声音,美女市长更加淫乱起来。“呯呯......”传来敲门声,「市长,你在里面吗?好像你那里的下水管道坏了。」受到外界的刺激,美女市长娇软嫩滑的阴唇和火热湿濡的粘膜嫩肉紧紧箍夹住整个大龟头,你个小淫妇,来做更刺激的事吧。」我抱起她来到窗户口,把她摆成翘起雪臀临空挨插的下流姿势,大量淫水不停外流,一双弯曲着的雪白玉腿不停痉挛。我大吼一声:「吴佩佩这一生都是我唯一的禁脔。」随着一股股滚烫如火的精液全数注入那极度渴求凌辱的淫荡密洞。

  “哗啦啦......”陷入极度高潮的美女市长再次失禁,这次金黄色的尿水夹带着刚射入的白浊精液从窗口飞流直下三千尺......「我靠,又来......」「怎么还是金黄色的?闻起来好骚,肯定是尿。」「好像是市长办公室那边流下来的。是洗手间外部水管坏了吗?」「不对啊,怎么还有精液的味道......」在楼下众人的质疑声中,始作俑者的美女市长早已在羞耻心和高潮后的疲惫中沉沉睡去。我抱起这越来越淫荡的美女市长,露出了邪恶的笑容……